香书网

字:
关灯 护眼
香书网 > 踏星 > 第五千两百四十章 陆隐与因果主宰

第五千两百四十章 陆隐与因果主宰

自主宰降临很快过去了数十年。

这些年,随着之前的主宰一族陆续回归,内外天仿佛回到了从前。唯一不同的就是人类不再受到排挤与针对,但人类一方也再也回不去曾经强势的时光。

那段时光,内外天谁也不敢得罪人类文明。陆隐箭指天地,所向披靡,谁都敢杀,人类仿佛成了内外天地位最高的生灵。

可现在,尽管陆隐成了六分之一,而且被主宰公开承认。

人类文明也相当于主宰一族的地位。

可人类一方反而沉寂了,其它生灵不招惹他们,他们也不会主动招惹其它生灵。

自王文带走主宰级力量开始,至今两千八百多年,一段持续如此短时间的自由期,战争从未停止,而今结束,诞生了新的六分之一。

因缘汇境,因果主宰一族都归来了,唯有圣漪失踪。

陆隐把圣柔交给因果主宰的时候就知道圣漪这步棋,结束了。

不过无所谓了,他未来的对手是主宰,即便圣柔这种至强者都已经参与不了,圣漪能发挥的作用有限。

倒不如替他增加因果,当然,因为彼此合作过,陆隐倒也不会过河拆桥,只是给了圣漪两条路,要么自己离开,逃亡方寸之距,彻底自由,要么进入至尊山,暂时跟着他,未来如何陆隐也给不了承诺。

很多事不由人把控。

陆隐也没想到千机诡演暗中操控反流营势力通知主宰归来,否则圣漪不至于这样。

圣漪选择了第二条路,用它的话说,圣柔对它的恨远比对圣藏更多。

圣藏带给因果主宰一族的是耻辱,而它直接带给了圣柔耻辱。

因为圣柔很欣赏它,一步步落入了陆隐以它设置的圈套。

所以如果逃亡方寸之距,它不敢保证能躲避。跟着陆隐反而更安全。

圣柔愤怒的声音传遍因缘汇境:“给我找,一定要把圣漪那个叛徒揪出来。”

前方,圣算目光低沉,又失策了。圣漪居然也是那个人类的傀儡,当初亏它还自信满满可以找到那个人类的弱点。

圣藏,圣漪,残缺的神树,御桑天,它们一步步被那个人类牵着走。

这是奇耻大辱。

不止圣柔受不了,它也同样受不了。

身为因果主宰一族推算一道仅次于因果主宰的存在,它发誓用毕生精力找出圣漪,洗刷耻辱。

圣算走了。

圣柔喘着粗气,盯向唯美宇宙,那是幻上虚境的方向。

脑海浮现的是与陆隐的对话。

陆隐想在它这里得到答案。

它何尝不想寻找一个答案。

这时,地面的影子动了,圣柔看去,目光一冷,琳琅天上投影。

它深深看着,然后走出因缘汇境。

一段时间后,七十二界屏障外,圣柔见到了陆隐。

陆隐见圣柔一副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的眼神,失笑:“别这么看我,我也没对你做什么,这不活的好好的吗?”

圣柔语气冰冷:“找我做什么?”

它并不怕陆隐会如何,当着因果主宰的面把它放出来,再出手就太愚蠢了。

陆隐道:“你愿意出来,看来抱着某种期待。让我猜猜,是因果的答案?还是被封锁的认知?”

圣柔冷笑:“我只是想看看你能耍什么花样。人类,别忘了,我知道时诡在你手上,只要愿意,随时可以告诉岁月主宰。”

陆隐耸肩:“我无所谓,相信岁月主宰也无所谓。”

“一个时诡,一个时不战,都是岁月主宰一族奇才,岁月主宰再怎么无视也不至于不在乎。”

“所以你一心为岁月主宰着想,反而不为你父亲着想?”

“与它有什么关系?”

陆隐淡淡道:“你父亲找过我,想与我合作解决王文。”

圣柔盯着陆隐,没说话,这事它知道。

陆隐笑道:“你觉得我应该合作吗?”

圣柔目光一闪:“这是你的事,与我何干?”

陆隐认真道:“我可是很希望与你,还有时诡,千机诡演,大宫主一起突破认知封锁的,否则光凭我一个人可做不到。”

“你的意见有时候对我很重要。”

圣柔眼中露出嘲讽,白痴才信这个人类的话。

此人阴险狡诈,族内未必只有一个圣漪。

它并没有问圣漪的下落,问了陆隐也不会说,没必要。

“既然我父亲愿意跟你合作,这是你的机会,解决王文,独占意识框架,这不是你希望得到的吗?”

陆隐点点头:“是啊,可以我的实力与你父亲合作,貌似不太对等。”

“那你还敢当六分之一?”

“你就不在乎我死了?”

圣柔眼中闪过憎恨:“在乎,你要死,也该是我亲自动手。”

陆隐笑道:“主宰一个层面,我们也是一个层面。想单独打破认知封锁不现实,我死了,你也没机会。”

没等圣柔说话,他继续道:“行了,回去转告你父亲,我答应了,只要它能取得我信任,让我掌控意识框架点,否则解决王文,它转手再把我解决,那才得不偿失。”

“我可不会小看你父亲的智慧。”

圣柔哼了一声,离去。

“我就在这等着。”陆隐喊了一声,然后静静待在原地等待。

没等多久,因果主宰出现。

没有丝毫气息,就跟普通生灵一样,连来这里都是通过七十二界通道。

如果不是见过,陆隐不敢想象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因果主宰一族生灵就是主宰。

“你的要求,那丫头告诉我了。”因果主宰平静看着陆隐,眼中带着一丝赞赏:“首先,你能答应,我很高兴,说明你看清了王文的威胁。”

“对我们来说,你,包括你麾下的相城人类文明都没有威胁,可王文不同,因为他体内蕴含一股力量,那股力量足以与我们当中的某一个同归于尽。若再让他成为主宰,不可想象。”

“所以王文之于我们的威胁远远不是你可以想象的。”

“我们允许出现一个新的六分之一,更允许出现一个不是主宰的主宰,但这个存在绝对不能是王文。”

陆隐声音清冷:“可你们当初灭了九垒,整个主一道都敌视人类,还篡改人类文明历史,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们愿意让我成为六分之一,而不会卸磨杀驴?”

因果主宰道:“你有七页意阙经吧。”

陆隐没想到因果主宰忽然提这个,点点头:“不错。”

“如果再给你两页,就集齐了意阙经。这是意识主宰的力量,可你是否知道,完整的意阙经不仅能得到意识主宰的力量,还能掌控意识框架。”因果主宰道。

陆隐惊讶:“完整的意阙经能掌控意识框架?”

因果主宰声音低沉:“意识那家伙是一个追求空泛理想的矛盾体,它一面与我们同时掌控宇宙,封锁任何其它生灵的上升通道,一面又渴望宇宙回归生灵诞生时的真善美。”

“这种理想我们无法认同,所以它失踪了,是死是活我们不知道。”

“只知道它留下的力量只有意阙经,获得完整意阙经不仅能修炼意识主宰的力量,更能掌控意识框架。”

“毕竟意识框架的根基就是意识本身,而意识主宰的意识与意阙经是一体的,所以当你获得这股力量,那意识框架等于就是你的。”

“这么说,你能理解吗?”

陆隐眼睛眯起:“所以你的意思是?”

因果主宰笑道:“那两页意阙经在我们手里。可以先交给你。”

陆隐盯着因果主宰:“先给我?”

“不给你,你怎么信任我?当你拥有完整的意阙经并感受到对意识框架的掌控后,就会相信我说的。”因果主宰道。

此刻,它给陆隐一种尽可能表现诚意的感觉。

陆隐深深看着它:“所以只要掌握完整的意阙经,就能将王文在岁月古城的意识框架点驱逐?”

因果主宰点点头:“可以。”

陆隐很想说凭什么让他相信,可因果主宰都愿意先把两页意阙经给他,让他自己感受。

“你们自己怎么不集齐全部的意阙经?”陆隐问。

因果主宰道:“没必要,掌握一个框架即可,要想掌握两个,首先其余老几个老家伙就不同意,会很麻烦,其次,我们也没想到王文居然看清了整个宇宙框架。”

“说实话,直到现在我们都想不通他如何做到的。”

“你们又是如何联手的。”

一切的巧合都蕴藏着必然,可必然之中也存在真正的巧合。

陆隐与王文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必然,巧合,都有,而串联他们的,就是相思雨与死主。

这些话他也不可能说。

“在混乱的方寸之距,王文就有意接近我,宇宙框架图也是他告诉我的。”陆隐道。

因果主宰对陆隐的回答没表示什么,反而郑重其事问了他一个问题:“身为九垒后人,你恨我们吗?”

陆隐毫不犹豫:“恨。”

因果主宰笑了笑:“我接下来说的话不是为了让你放下仇恨,而是告诉你一个事实。”

“你们根本没能看清宇宙。”

“这段自由期发生的事,让我们最在意的并不是你们人类的崛起,也不是大宫主的背叛,而是平等。”它深深看着陆隐:“相信从你第一次了解天意文明就已经很在意了,所以才费尽心力搜集平等的材料。”

“平等,是对宇宙规则的运用,规则与规律不同,规律可以被掌握,规则却不可以。”

“天意文明看到了宇宙静与动的规则,而我们也看到了规则,那种规则,是极限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