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书网

字:
关灯 护眼
香书网 > 剑道第一仙 > 第3600章 我来掠阵

第3600章 我来掠阵

从苏奕身上扩散的剑意,就像一座无形的山岳,压迫在每个人身上。

在场之中,以玄风主宰道行最高,拥有能够在封天台上留名的底蕴。

而万翠岭本就是他的老巢,不夸张地说,在这里,他就是“天”!

可现在,“天”塌了!

仅仅在一身气势的较量中,玄风主宰和在场一众老怪物皆被压制。

甚至逼迫得玄风主宰和其阵营的一众属下,踉跄跌坐于坐席中!

而此事最震撼人心的地方则在于两点。

其一,在以一对多的情况下,苏奕一人之气势,压倒所有对手不说,还同时让宴席上的桌椅摆设,未曾遭受到任何影响!

其二,在对抗之中,玄风主宰和其属下皆被“请”回各自坐席,而火雉、暝奇等六位息壤禁区的主宰,则不曾遭受影响。

俨然被“区分对待”了。

这以上两点足以证明,在一身气势的较量中,苏奕不止能压制一众对手,还犹有余力!

这才是最令人心悸的。

在场几乎清一色都是始祖级存在,谁还能不清楚,这意味着什么?

一下子,火雉、暝奇等人皆惊怒交集,心中掀起惊涛骇浪。

这家伙究竟是谁?

为何气势竟然能够恐怖到如此不可思议的地步?

“破!”

很快,玄风主宰一声大喝,浑身道光爆绽,竟抵挡住苏奕那压迫在其身上的威势,重新起身。

他衣袍鼓荡,眸光骇人,一身威能惊天动地,明显被激怒,脸色铁青阴沉。

可他那些属下,则无力做到这一步,犹自被苏奕那一身剑威压制着,任凭如何挣扎,竟是无法从坐席上起身!

“阁下究竟是谁?”

玄风主宰死死盯着苏奕,没有立刻还击。

苏奕则有些意外地看了玄风主宰一眼,“换作我是你,必然会乖乖闭嘴,感念不杀之恩,而不是这般愚蠢地大声质问我。”

玄风主宰脸色难看,“此地乃是我的地盘,而暝奇、火雉等道友皆是我邀请来的客人,作为东道主,岂可能任凭一个不速之客为所欲为?”

此话一出,火雉、暝奇等主宰皆动容,心生感激。

都已这等时候,玄风主宰没有选择明哲保身,置身事外,而是依旧选择站在他们这边,这份担当和气魄,任谁能不动容?

苏奕笑了笑,不吝赞许道:“有担当!不过,我倒要看看,你能否担得起今日这场风波。”

说着,他迈步朝前行去。

外人眼中,他闲庭信步,浑没有任何威势可言。

可玄风主宰却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恐怖剑威,犹如剑锋抵在咽喉处!

任凭他将一身道行运转到极尽地步,非但无法化解,所感受到的压迫反倒愈发严重了。

玄风内心震骇,再不敢有任何保留,猛地脚下一踏,双手衣袖扬起,舌绽春雷,“起!”

轰!

在玄风身上,有青灿灿的大道光焰冲霄而起,而其身影四周,则映现出日月浮沉、雷霆长河浩荡奔流的景象。

那是他一身的道途所化,唤作“太乙雷罡”,足可留名于封天台上。

此时随着玄风施展出压箱底手段,灵枢禁区的天穹深处,周虚规则都在沸腾翻涌。

那等一幕,惊动了灵枢禁区不知多少修道者。

终于,玄风勉强挡住了来自苏奕身上的剑威。

可苏奕却不以为意地笑了笑,脚下一步迈出。

刹那间,似有无形的剑威扶摇而起,当掠入天穹上,那沸腾般的周虚规则,顿时归于寂静。

而当这等剑威压迫在玄风主宰身上,他那一身涌现的大道异象顿时四分五裂。

青色光焰溃散如雨。

日月浮沉的雷霆长河爆碎成无数块。

整个人被压迫得踉跄倒退,再次跌坐于那中央坐席之上,座椅随之碎裂,一屁股蹲在地上,狼狈不堪。

一下子,全场死寂。

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,心中无不涌起深深的惊骇,遍体生寒。

依旧是气势对抗。

可玄风主宰依旧被轻松碾压!!

“我若要杀你,你觉得此刻还有命么?”

苏奕悄然顿足。

场中氛围压抑,完全被苏奕一身气势震慑。

“各位,我可没有用气势镇压尔等,都已到了此时,尔等难道还想看着他为你们拼命?”

苏奕目光挪移,看向火雉、暝奇等六位息壤禁区的主宰。

一下子,暝奇等人心中一紧,脸色变幻不定。

“冤有头,债有主,吞天老狗,当年你那些属下的死,大都和老子有关,有种你可敢亲自和我一战?”

巢星主宰蓦地厉声开口。

他体态肥胖、秃头、面容苍老,随着开口,蓦地一步站出,矛头指向黑狗。

黑狗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,迈步而出,“苏奕,这次让我来!”

一字一顿,透着决然

苏奕点头道:“我为你掠阵。”

他看得出,黑狗内心憋着一股怒和恨,若不彻底宣泄,极可能会影响参与封天之争的行动。

轰!

黑狗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冲出去,暴杀出手。

虚空塌陷,一道遮天蔽日的乌光涌现,直似黑暗幕布般笼罩而下,把巢星主宰四面八方的退路封死。

吞虚规则!

黑狗当年在息壤禁区最负盛名的大道规则。

“来得好!”

巢星主宰一声大笑,全力出手。

轰隆!

大战上演。

有苏奕在,无人插手,全都在观望。

“只要巢星能拿下吞天老狗,兴许就能要挟到那家伙!”

暝奇主宰飞快传音,“咱们也做好准备,待会哪怕就是拼命,也要保证巢星能赢!”

“好!”

“正当如此!”

雪烬、殇流、碧枭、火雉等主宰皆答应。

暝奇主宰又传音给玄风主宰:“道兄,待会我等自会拼命出战,还望道兄届时能为我等掠阵,只要活擒吞天老狗,今日局势,当可逆转!”

玄风主宰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。

他注意到,在和巢星主宰激烈厮杀的黑狗,看似凶猛无匹,可才刚开战不久,就已被巢星主宰打压!

“吞天老狗,现在的你怎么变得这么弱了?”

战斗中,巢星主宰大笑,话语中带着讽刺。

这倒不是故意挖苦,暝奇、雪烬等主宰也都看出,相比最巅峰时,如今的吞天实力明显逊色了一大截!

黑狗冷着脸,一言不发。

战况则愈发激烈起来。

“这吞天老狗必输无疑,若能将其活擒,倒是的确有希望逆转局势。”

玄风主宰暗道。

思忖时,他目光看了一下远处的苏奕,却不禁怔住。

却见不知何时已拿出一把藤椅,整个人懒洋洋地躺在了其中。

一手还拎着个酒壶。

那姿态,俨然如在自己家里般惬意放松,似浑然就没把黑狗的输赢放在心上。

“这家伙究竟是谁?为何从不曾听说世上有这样一位鸿蒙主宰?”

玄风心中有些沉重。

苏奕身上显露出终极境的气息,让他下意识认为苏奕是一位在封天台上留名的恐怖老怪物。

而再看苏奕从出现到现在的做派,让玄风内心深处也是愈

发认定,苏奕是一个神秘强大的鸿蒙主宰!

不过,玄风心中犹有依仗,在没有山穷水尽时,他自不会自乱阵脚。

作为定道者的属下,他亦有底气能够化解今日这一场突兀上演的风暴。

心念转动间,场中忽地响起一阵惊呼。

玄风脸色顿变。

却见战场中,一道无边锋利的规则力量凝聚为乌光,横空一闪之间,便在巢星主宰身上留下一道血淋淋的伤痕。

差点被开膛破肚!

而之前一直处于劣势的黑狗,在此刻彻底变了,施展出一门和吞虚规则截然不同的大道传承。

每一击之下,皆极尽锋利、极尽霸道,将虚空切割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痕。

战场中的空间规则,都在此刻彻底紊乱。

而巢星主宰则连连负伤。

完全被打压!

“这……”

“怎会这样?”

“那是何等大道?”

暝奇、雪烬等主宰无不变色,很久以前,他们都曾和黑狗敌对过,交手不知多少次,对黑狗的底细了如指掌。

可现在,黑狗所动用的大道力量,却让他们感到无比的陌生!

“那不是简单的一种大道规则,而是一条完整的道途,内蕴传承秘法和神通!甚至,这条道途能够动用一部分鸿蒙天道的本源力量!”

玄风主宰满脸惊疑,“难道,这是一条早已在封天台上留名的禁忌道途?”

思忖间,场中传出巢星主宰凄厉的惨叫声。

却见他那肥胖的躯体竟在瞬息被无数锋利的乌光切割,一下子化作无数块血肉飞洒!

轰!

同一时间,黑狗一爪子从天而降,把巢星主宰的神魂抓住。

暝奇、雪烬等主宰脸色顿变,第一时间就要出手去营救。

玄风主宰大袖一挥,正欲行动。

可一股神秘的剑威早已扩散全场,直似山崩海啸般,压迫得他们浑身气机一滞。

自然是苏奕出手了。

而趁此时机,黑狗早已一把抓爆巢星主宰的神魂!

这还不算完,黑狗施展秘法,附近空间规则骤然翻涌,塌陷出一个黑暗深渊,一举把巢星主宰爆碎的肉身和神魂全都埋葬其中。

轰!

黑暗深渊翻涌,霸道的空间力量衍生出无数细碎锋利的乌光,把巢星主宰爆碎的血肉和神魂彻底磨灭,彻底消亡。

全场死寂。

所有人心中颤栗,被惊到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